ing

以前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_现在的话我会犹豫一下,然后选_

All明

发情期有惊无险的渡过,史森明又回了基地,准备联赛的冲刺,他们准备来年向lpl发起进攻。

很快他们都准备回家过年,他收到喻文波的一条信息

“想不想过完年来湖北玩?全包那种”

“具体点,说不定爸爸就心动了”

“包吃包喝包住包玩还包睡那种”喻文波秒回信息,自从那次过后,他就开始调戏史森明,效果屡试不爽,每次都回一句滚。

“好啊,爸爸满足你,18cm喂饱你”

看到回复,喻文波哈哈大笑起来,心里头痒痒的,实在想见一见那个人。

“回去之前一起吃个饭?”

“好,给你个孝敬的机会”

高振宁看着缩在椅子上对着手机傻笑的人,凑到他肩膀旁,阴恻恻地开口

“笑啥呢”

“啊,吓死了,高振宁你有病!下次爸爸不给你盾了!”

意料之中的反应依旧逗乐了他,显然这个威胁对他而言不算啥,不过高振宁还是求饶道

“明神放过我,我不敢了”

用力过猛,浮夸的演技辣到了史森明,出口就是一个sb,两人又笑起来。

“刚刚和那个天才ad斗鱼主播?”

“嗯?杰克辣舞?对啊就是和他”

被这话吓到史森明用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指得是谁?天才ad,呵呵,个sb,爸爸的灯都不接还天才?

“史森明,你这是红杏出墙!”

“?出个je,爸爸认识他比你早”

“始乱终弃!渣男!”

史森明被他一波操作弄得头皮发麻,皮笑肉不笑地表示gun

看到辅助这个表情,高振宁心满意足地gun了。

喻文波看到史森明时候,艹了一声,那个sb为了风度大冷天穿他妈一件外套,嘴唇都泛着青紫,气的他抓过这人手放进自己兜里,二话不说又将围巾取下来死死缠住他的脖子,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史森明吞了吞口水没敢说话,喻文波生气时候真是有点恐怖。

两人也不知道吃啥索性又去了海底捞,落了座,史森明才解开围巾,露出下半张脸,两人又才胡乱说起话来。

鸳鸯锅上来,热气上升,史森明彻底活过来,将菜下了锅,立马吃起来他吃不得辣只能吃清汤又忍不住辣锅的诱惑,伸手夹了几筷子辣的嘴唇红艳艳的,看得喻文波又好笑又心疼,立马将水递给他

“你是猪吗?吃不得那么勉强干嘛?”

“……”

嘴唇又红又肿的史森明表示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夹走了你的菜。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吃饭明明喻文波年纪小,但是都是他给史森明夹菜,而小畜生对此没有任何想法,和他们一起吃过饭的不愿意透漏姓名宝公子表示,gou男男!

两人吃饱喝足聊起了天,喻文波再次正式地邀请史森明上他家玩,史森明表示不行假期有限要陪家人!对此,喻文波只能作罢。

喻文波坚持要送史森明回基地,后者十分烦躁地表示不需要,他可以自己回去。

喻文波恨铁不成钢扯过他,扒开围巾结结实实地亲了他一口,这人才老实了,任他牵着手回了基地。

“史森明,为什么不拒绝我的亲吻,最多给你三天时间,三天过后你一定要给我答复,要么永远朋友要么在一起”

喻文波手指按了下他柔软的嘴唇,目光如炬,仿佛要把他烧起来,史森明心跳如鼓,两颊嫣红,胡乱点头应了下来,转身回基地,快进去的时候,他悄悄回头望着刚刚分别的地方,身影单薄的少年已经转身离开,只有一个远去的背影。

高振宁瞧见自家辅助脖子上多出的围巾,没控制住,一时嘴贱道

“你去卖身去了?”

“卖你个je”

“我还以为你想通卖身换了围巾呢,要是你想的话,找我啊十条围巾一晚上行不行?”

这话一出,史森明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像阳光,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向高振宁身旁,解下围巾勒住他的脖子,高振宁措手不及,脸憋得通红,不住求饶。

“知道错了?”

“错了错了”

旁边队友一齐笑了出来,两人互动司空见惯,但还是很有趣。

“高振宁,我就算出去卖也不找你,看你那样”

史森明放开他准备回房,又回身说话,一边说一边还有目光在他下边巡视,啧啧两声伴随着其余队友的笑声迅速回了房间,气的他牙痒痒,恨不得让他感受一下自己有多厉害。

洗完澡史森明躺在床上,忍不住地想起今天的那个亲吻,今天他说的话。明明可以告诉他自己心里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隐隐地有些担忧。

可是不管如何,他明白他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喜欢那个人,说不定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了。

史森明也不再忸怩,发了信息过去,立马地关了手机沉沉睡去。

史森明同志平时说话做事一派小孩儿模样,天不怕地不怕,关键时候还是很怂的,喻文波收到信息一脸懵逼。

我也于洋

这四个字每个字他都认识,组合在一起怎么就不明白了呢。而且,于洋是谁,据他所知,这人身边没有这号人物,正准备发信息问啥意思的喻文波就被辅助夺命连环十三戳,戳上线了,只得放下手机老实上线赔罪,解释放人家鸽子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