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

以前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_现在的话我会犹豫一下,然后选_

all明(君明)

拿到德杯冠军几人凯旋而归,虽然又有各种活动,不过这个冠军还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开心。

连夜几人飞回基地,老板请他们一起吃饭,严君泽终见到小孩儿,脸笑成一朵花儿,李元浩看他这个样,感动地又忍不住拥抱他

“君泽,我们回来你这么开心?”

“嗯嗯”

他眼里只顾着在眼前和别人说话笑成一团的傻子,根本没听到这话,以为这人问史森明可爱吗,傻乎乎地点头。看到自家辅助和新来的打野有说有笑,肢体接触过多,这才刺激的回过神,挣脱李元浩的桎梏,直奔着史森明去,拖走,完全不顾身后打野和中单的呼声。

“干嘛?有病?严君泽?留守基地傻了?”

史森明被这人拖着向房间去,姿势难受,十分不满地开口

“有事说!”

“那就好好说啊”

严君泽锁了门,将小辅助按在床上,目光严肃,史森明刚扬起的嘴角瞬间耷拉下去,不自觉地向后缩。

“辛苦了……”

严君泽恨不得割了自己舌头,小辅助一听就挺直了腰板,眼对眼地望着他

“不辛苦不辛苦,就是拿了个冠军而已,又打败了杰克辣舞那个b”

“……”

严君泽想到微博上的图片,心里恨不得将这小崽子捆起来,一出去就拈花惹草,嘴上倒似笑嘻嘻说着是的,明神牛b。

“严君泽,那天我和你说的话你是不是没听明白,我是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你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

严君泽不明白刚刚还在笑嘻嘻的人,怎么瞬间说话这么冷漠,那个才是他。

“我明白,如果……”

小孩儿目光澄澈看着他,严君泽张了张嘴,没说得出口,坐到一旁,沉默下来。史森明倒是起身,笑嘻嘻地出了门。

其实他可以说他可以分手,只是他们都不信。

彼此都假装相安无事地渡过,这天史森明和往常一般rank,身体感觉到有点热,没在意扯扯领子继续打,李元浩一进训练室闻到一股浓郁的西瓜味,心想不妙,急忙地按住史森明肩膀,手碰到肩膀,李元浩手瞬间弹开,眼神灰暗地看向自家辅助。

“史森明,你TM脑子没带出门吗?这么大味道你闻不到,身体烫成这个样自己没感觉,是不是要等到全基地打起来你才有感觉”

“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太热了”

李元浩有点急,声音大了不少,姿态和卡萨立马凑过来,两个beta闻不见味道,看着史森明白里透红,沁着汗的脸也知道大事不妙。

“房里还有抑制剂吗”

“有”

史森明吸了吸鼻子,想抬头笑笑结果眼泪直接流下来,他不明白为什么哭,可又止不住,抽抽搭搭惹人怜爱。

三人都慌了,小辅助平日里最是好脾气好心态永远都是笑着模样,谁见过他这样哭,李元浩更是后悔想摸摸他的头,又怕被他信息素影响,只能轻声说话

“小明,你不要哭了我不是故意凶你的只是怕你出事,姿态你和卡萨送他回房间下吧,他抑制剂一般都放抽屉里”

史森明觉得委屈,耳边的话都听不清楚,想止住哭泣偏偏又停不住。三人又左右为难

严君泽一闻到这味,像脱缰的马立即奔到几人面前,史森明听到声音,泪眼朦胧地抬头,看见严君泽着急的模样,心里那点儿委屈仿佛被无限放大,扑入严君泽怀中,放声大哭起来。三人面面相觑,李元浩恨不得把自己嘴给剁了。

严君泽搂着小孩儿,拍着他的背,轻声地哄道别哭。

不知道是不是有作用,史森明情绪渐渐稳定下来,身子一歪直接睡着了。

几人连忙将他送回房间,史森明手紧紧攥着严君泽袖子,几人也没法就打算委屈下严君泽将衣服脱了,哪知他直接说他留下来配小辅助。

李元浩叹了口气

“小明待会醒过来你通知下我,我去找队医过来给他看看,我隐隐约约记得他仿佛是25六号才发情吧。”

“嗯,他每个月都是25号准时,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

“辛苦他了,不过严君泽,你要明白什么是适可而止”

严君泽脸色微沉,胡乱点头示意他明白也不在看李元浩。

Karsa一脸懵逼,完全听不懂两人对话,求助地看向旁边伙伴,姿态笑得高深莫测,karsa脱了吞口水没敢问。

李元浩和他二人除了房间,立即去找队医商量史森明的情况,以及标记的alaha不在怎么办。

史森明醒来时候,脑子还有些不清楚,倒是立即认出床边的人是随叫随到的自家上单爸爸,严君泽。

严君泽伸出手在他额头探了探,细声问道“还难受吗”

“严君泽,你个b,上次吃了我的零食还说它不好吃气死我了”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严君泽一脸懵逼,史森明还在那儿不停地数落他的不是,严君泽十分委屈,这剧情展开不对劲啊。

“不过,你对我很好很好,比杰克辣舞那个家伙好太多了,可是不行,不对”

李元浩听到史森明声音立马去找队医,急忙来到房间听到这句话,心中叹息时间不对,有缘无分。

严君泽听到这话心头仿佛被大山压住,快喘不过气,起身背向他,只说了句别说了。

声音低到史森明心底里,遍遍回响。

“小明,你醒了,之前医生给你看过了说是太累了压力过大导致发情期紊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元浩假装看不出来两人诡异的气氛,又吩咐严君泽去买点吃的,严君泽逃一般离开。

医生又仔细看了看,开了药,看着基地最省心的小孩儿,思虑再三还是开了口

“小明,你长期服用抑制剂身体信息素早就紊乱了,最近压力过大更是直接导致你这次信息素爆增,最好的话是找到你的alpha”

李元浩看着史森明暗淡的神情,只能给医生保证将他送出门。

“小明,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我之前已经预约了手术,去除标记的后天就去”

李元浩听到这话气得站起身,看到自家辅助那个委屈模样,恨不得将那个人拖出来弄死。

“你tm还要护着他?他都标记你了,还不负责,队医说你至少服用抑制剂两年多,说你标记后就在服用抑制剂,那个时候你多大?成年了吗,标记未成年omega是犯法的?史森明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现在还要去做手术,那个手术有多伤害身体,你不清楚?”

李元浩越说越生气狠狠地踢了下凳子,看着自家辅助越来越苍白的脸,叹了口气,这都他妈什么事。

“是我自己的错”

“……行吧”

“当时发生了太多事,是我自己固执才会有这些事,我决定做这个手术是认真考虑过后的,不仅是为了比赛也是为了我自己”

脸色苍白,眼神却坚定有神,李元浩摸了摸自己头发,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孩儿头发

“知道了,我们的小朋友,后天我陪你去”

“说锤子呢,我那天有人陪我,你没机会”

小孩儿欠揍般嘚瑟的笑容,李元浩也忍不住笑起来,再次狠狠地揉了揉小孩儿头发。史森明反抗不过,嘴里倒是直叨叨发型。

“史森明,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对任何人说,队医我也会打招呼,不过有机会我还是想揍那个人一顿。”

“行,有机会让你揍的”

“对了,君泽他……”

“不可能,谁都可以他不可能,我基本的道德还是有的”

史森明严肃的否定,严君泽好巧不巧正好领着白粥到房外,听到这话,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勉强将粥递给able嘱咐了几句话,坐到位置上打开电脑rank起来。

这都什么事啊,李元浩表示他很累,琪琪拿着粥叫着虎哥,泽少让我拿进来的白粥,说给明哥喝。

李元浩一听这话连忙接过白粥,让小孩子快出去,这味有点重。戴志春敲了敲面色苍白如雪的史森明,点了点头走了。

“他听到了?听到了也好”

史森明自问自答,想笑笑嘴角仿佛千斤重,怎么也扬不起来。

李元浩只当没看见,叮嘱他记得喝粥,待会记得用抑制剂,抑制剂在桌上,就走了。

史森明腹中饥肠辘辘,抬起来就喝,快喝完才意识到这个是他平常最爱喝的一家,也不知道那个人累不累。

眼泪大颗大颗啪嗒落进白粥里,咸得他心里都不舒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