枇杷txc

杂食

夜深忽梦少年事

第三章。遇旧
云澜忽然被敲门声惊醒,连忙叫小厮打开府门,自己走了出去。
“云姑娘”连苏做了个礼唤道
“嗯,相爷在这马车上?”云澜问道,眼前的马车普通得连一般的富商都比不上,她有几分惊讶。
“是”连苏抬头回道,看见眼前的女子脸颊微微红了红,原来状元的女装这么好看啊。
“上来吧”王杰希合上书简,淡淡道
“是”云澜反射性的回道,反应过来,心里有几丝不信,总觉得这人的话她总是不能拒绝啊。

上了车内,云澜才发现这马车大的很,里面竟然铺有毛裘,而且还有暖意,王杰希叫她这般模样,想起一件往事。

“杰希,等这次以后我们领养个孩子吧,我喜欢女孩子,我们呢给她最好的一切,把我们会的都教给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对了,在她十五生辰的时候我要送她一套最好的衣裙和配饰,颜色呢我觉得还是蓝色好看,玉珏和环佩就你们微草淡色怎么样?”那个人高兴的时候像个小孩,什么都说出来,当时他怎么回答的,他说了好。

“你这衣裙很好看”王杰希笑着道

“啊,谢谢,我也觉得很好看”云澜有点慌乱,这个人知道是先生送的吗,还是单纯夸奖,或者先生以前送过别人……

王杰希看着眼前女子一副陷入思考的模样,觉得有趣, 心里头冒出一点儿不合时宜的想法,实在想吓她一吓。

一会子,马车停止动静,连苏道“苑微阁到了”

“嗯,我先下车”王杰希对着回过神的人说道,也不管她的疑惑径直下了车。

云澜撩开车帘,只见王杰希立在马车旁,伸出手淡淡道“手给我”

直到下了车云澜才回过神,心中懊悔怎又听了他的话,明明是这般厌恶。

随着小厮上了三楼,她才发现她们来了渡口,透过窗户望去,水面结着薄薄的一层冰。小厮下去了,她随着王杰希继续往前走,来到一个房门前,房内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说话的声音又快又多,她几乎一个字也没听懂,不过她发现王杰希眼中有些许笑意。

推开房门,她跟着进去,房里的人停止了说话,房里有四个人,一个长得很好看很好看的女子,她想国色天香想比如此了,另外三人皆为男子,身着暗红衣袍的男子面容俊郎,浑身偷着一股子懒洋洋的感觉,蓝衣男子就是刚刚说话之人,面容透着少年气,眉眼偷着一股子灵气。另外一个人当真是个少年,瓷白面容漏着羞怯。

“你就是云澜吧,长得真好看小姑娘很厉害啊考上了状元你今年多大啊我估摸着也不过十七八岁吧我们向你这么大的时候真比不上你啊”蓝衣人一上来就把一大段话,又快又多,云澜摸不着头脑,眼里偷着股懵望着说话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看这姑娘眼睛,真是的块宝啊真可爱我都想抢过来给我当妹妹啦小姑娘给王杰希当下属又累又不得好不如跟我走吧哥哥会对你很好哦”

“不要,你又没有当官”云澜这会听懂了急急忙忙回道

“……”蓝衣男子停了嘴,其余几人笑出声来,

“行了,黄少天,这姑娘你教不得”王杰希坐下道

这话一出黄少天又要回嘴,叶修拉过他低低到了句“好了”黄少天比了个中指停息,却见云澜来到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做了个揖,开口唤道
“师叔好,我叫云澜,是喻文州的学生”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愣了一会,黄少天抓着她的手,一个字一个字道“你说你是谁的学生”

“喻文州”小姑娘抬起头,笑道

“文州他现在如何现在何处他……”

“先生前年冬日去了”

黄少天听到这句话只觉手脚发冷,浑身难受,叶修半抱着他,轻轻唤道“少天,少天”
黄少天回过神来,眼神凛利的望向王杰希

“王杰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不然你会安排这次的见面?到底怎么回事!”

“英杰,随我去隔壁”王杰希也不回答,眉目间却压抑着痛苦之色,黄少天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能和我说下你们这些年吗”黄少天强忍着难过,笑道,只手紧紧的握着叶修的手一刻也不放开。

“好呀,师叔”云澜也笑着回答

 第一章死别

喻文州久病缠身,这日倒身体好了几分来了兴致同云澜及其余几个弟子围炉煮酒,说起了闲话。

不知是谁说起了当年求学的事情,众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云翳拊掌道“当年谁不知是蓝雨学堂小霸王云澜,虽未女儿身却比男儿更能惹事,打架捉鱼上树弹弓谁能比得了她,却奈何学问总是垫底”

此话一出连喻文州也想起了那段日子大笑起来,云澜臊红了脸伸手一巴掌拍向云翳的胳膊道“云翳师兄你还记得客枝姐姐吗’”

云翳闻言连忙讨饶道“云澜,兄长知错了,你嫂子可来了”

云澜得意道“那谁学问垫底”

“我我我”

众人笑作一团,突然不知谁说了一句“下雪了”

 众人一齐抬头望去,雪花纷杨好似柳絮飘舞。

“先生,进屋去吧”云澜看了看身旁华发丛生的老师,鼻头一酸,轻声道

“好”喻文州起身应道,心里又记起一件旧事。

他刚到江湖的那一年动身去了漠北雪山,本想着是登高一呼的豪迈最后在山脚就被冻得足足躺了三日,那日他身子刚爽利了一些,裹着雪裘,严严实实的只漏出一双眼,耳边传来马蹄声,他抬眸望去,少年披着翠绿色的披风在漫山的纯白中尤为显眼,只那一眼他便心生涟漪,漫山风雪只他身披春意策马向他走来。

自此再大的风雪在他眼中也带着春意,只可惜他从未来得及对那人说过这事。

“云澜,明年的科举你去应试吧”众人走后,喻文州看着忙来忙去的学生,忍不住的叹气。

“学生还小………”

“云澜,已经够了,时间已经到了,我撑不过去了”喻文州开口道

云澜并未回话,使了劲的擦拭桌子,偏偏那一块污渍倔强的很一点都未消失,她气急索性扔了抹布,眼泪掉了下来,大声吼道

“怎么够,哪里够了,你把我从死人堆里救出来时承诺过我什么,你自己说过的陪我一生,我今年才15岁啊,凭什么啊凭什么你为病痛折磨那人却高官厚禄娶妻生子,你今年才25啊,可是你看看自己两鬓霜白………”

她再说不下去,只大声啕哭,仿佛再回到了10岁时天大地大而她却孤身一人的绝望。

“云澜,不是这样的,很多事我无法讲清楚可是我和他之间很公平,并无拖欠。只是你,我对你不起。”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将小姑娘搂入怀中轻声解释

“云澜,你知道吗,我那日回来看见村子里全是尸体,我一具一具的翻开心存希望的查看他们的呼吸希望有人活着可是最后我的手已经快没力气了那个时候我发现你活着时候,我心里一直感谢上苍,感谢你活着,从那时起我想我一定要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你,这个小姑娘值得我为她付出一切。三年前你说你想考科举你想天下在没有你们的惨案,我就想我家小姑娘长大了,当时科举制未曾允许女子参选,我只能将我毕身所学皆授与你,两年前经过那人一番改革女子得以参考,未曾想最后竟因我这些往事将你束缚。云澜,他是当朝第一贤臣,若是你科举中地便去找他吧。”

“我才不去呢,我不喜欢大小眼”云澜吸了吸鼻子噘嘴道

“他很好看,比我都好看”喻文州笑道,

“先生,云澜此生是为先生生,为百姓死。云澜起誓若在朝为官必改为官制。”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眼神坚定,势不可挡。便是天下男儿夫谁能比。

杰希,她定能与你一同成就一番伟业。

她可是我亲手教出来的学生。

大显一百三十八年喻文州于腊月二十亥时三刻死亡,年仅25岁。前年王杰希娶妻,谏议大夫之女姜文艾为妻。

 云澜于卯时四刻准时抵达大显国相的府邸,轻轻扣响大门,不一会儿便有下人领着她进了府门,那人有些话多,一直和她絮絮叨叨譬如她是如何考的状元,又是如何有勇气参加殿试云云,她只得干笑带过。穿过长廊到了一座院子,院子里腊梅开的正好,倒是让她想起多年前先生院子的腊梅。
     那人引着她到了书房低声嘱咐道“大人不喜太过吵闹”后离开剩她一人,她扣响房门躬身道“云澜前来拜见王相”。
     “请进”仿佛玉石之声
      进了屋,落了座,云澜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大显朝堂上第一人,这人长得倒是丰神俊朗,比起他家天人之姿的先生来也丝毫不差,只左眼比右眼竟大了些许,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面容。
     “何当?何进朝”那人低垂着眉眼翻着书券,不急她的回答。

     “吾少长于兵革之地,其苦寒之苦。而幼蒙师不惮辛苦教,先生尝问臣将何欲,我不过髫年安知将来也道不明白,先生亦未尝言。先生一身医学,悲天悯人,我在侧而连其一二未得,只记得一事,国之幸,与己有关。臣虽不才,而欲为国家效其所能尽一分力之。”闻言,那人抬起头一双眼带了些许笑意道

      “你有一个好老师”      

       “是的,我有一个好老师” 林云澜微微一笑回道,可惜她不是一个好学生。

        “这有一些折子,你看一下晚间写好解决方案给我”他指了指旁边一摞折子,林云澜起身接过,内心一阵绝望,一摞我的天。

    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视死如归大显朝堂第一人起了点逗弄他的意思严肃道“观卿之反应,可是觉太少,吾欲俱交卿恐卿……”话还没完那人脸上表情变得更加绝望且十分焦急的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不用,学生资历尚浅,恐不能承大人之恩”拱手的那叫一个真诚

      “我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么有趣的年轻人了,还没用早饭吧不如留下来一起用餐内子听闻姑娘今日前来亲自下厨烧了几个小菜”王相起身诚挚的邀请道

       云澜活到现在也算是看过人间百态面对如此诱惑十分郑重的道了句好。

      二人前后走出书房长廊处出现一美艳妇人带着两个下人,到身前云澜还未来得及拱手行礼妇人已经躬身行礼道“妾身姜氏见过新科状元,妾身早闻今年状元是个好看的小姑娘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夫人言重了,学生不过芸芸众生一员”云澜拱手道

       “云姑娘却是大显第一人,不必推辞。”

       “过奖!”

      “夫君,早膳已经好了”姜氏笑道,轻声对立在一旁的相国大人道

     “姑娘,请”王相与云澜走在前面时不时说一会话,眉目间皆是笑意。
     姜氏隔着一小段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低声嘱咐随从一些琐碎的家事。

      席间姜氏用过吃食便开始打量起这个不同寻常的女子,眉目间俱是灵气,肤如凝脂,与京都中的大家闺秀模样差不了多少,只是这人勇气却是非常人可比。行为举止礼数虽不像大家女子一般面面俱到却也不像平常女子一般拘束,唯一与女子有所差异的便是食量吧。

      用过膳食,三人在一旁用些茶水润润口一齐想谈起来,王相看她举止落落大方,甚是欢喜,又听他一直说先生便对他先生有了几分兴趣遂问道“一直听你说起你家先生,不知你家先生名讳?”

      “我家先生不是什么有名的人恐怕说出来大人也不会知道”云澜婉拒道
     “什么叫有名的人,朝中只知自身利益的大臣?历史上荒唐残暴的君主?亦或是挑起国家战事的罪人?倘若这样的话,那我也宁愿做一个无名之人”王相冷笑一声反问道

      “学生之过,见识浅薄,大人勿恼,先生曾对学生说过他不过乃芸芸众生之一不必有人时常挂记名字也不过身外之物他因此学生也很少提及,不过大人之所想与先生所见略同,想必定是愿意告知,我家先生名唤喻文州”云澜眉目间带着喜悦喜悦中夹杂着激动

     听到这个名字王杰希只觉得周遭所有的声音仿佛都遁了去只那三个字掷地有声的砸见他的心里,全身的血液顷刻间冷了起来冻得他牙齿忍不住打起寒战,仿佛过了很久他才说出话来“你师父他可好?”

      云澜看见王杰希那副模样心里暗暗想到不会是先生的仇人吧,只能斟酌斟酌却还是道出真相“先生已去十余载”

      王杰希闻言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脸凶狠的朝云澜走去,一旁的姜氏以为发生什么事连忙唤道“相公,相公”可王杰希置若罔闻一步一步逼近云澜,他忽的停下脚步似是询问似是疑惑“你说去了!!喻文州去了十余载,怎么可能,你在骗我”

    “先生墓前新草刚起”云澜依旧是那副样子不咸不淡的添了一句

     “怎么会?不是说会儿孙满堂,颐养天年”王杰希只觉得头痛欲裂,眼前的一切仿佛回到了他16岁的时候,雪山脚下那人裹得严严实实只漏出一双黑浚浚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如同一只小狐狸,俏生生的问“能否带上他一同去雪山之巅”他刚想回答眼前一切却又到了他18岁那人趴在自己身上脸颊红红的想是动情的小狐狸说道“王杰希,我喜欢你”

再然后却是他20岁那年那人转身离开只说死生不复见,他日后必定儿孙满堂,颐养天年。

可是现在他不在了,那个少年不在了,他已经死了。

     云澜看着眼前的人一会哭一会笑仿佛疯了一般暗自自责自己话太过了也不知他与先生是如何关系,姜氏一张脸吓得惨白急急忙忙出去找大夫,还未走出屋门却见向来喜型不漏不点的夫君吐出大口血直直昏了过去一时间竟也差点昏了过去幸得身边人扶住。

      云澜尽力扶住王杰希,急促道“夫人快叫大夫”一语惊醒姜氏垂着泪急忙唤大夫,见姜氏去寻大夫,云澜松了口气吃力的将王杰希扶在椅子上,却见他眼角不断渗出眼泪。

    到底要有多难过才能闻讯吐血,梦中垂泪。

现在好像写得剑走偏锋一点没有强大的心里真的是写不下去啊,这样就更加佩服那些一直坚持的人,什么时候每个人都能心存善意呢。如果大家都平和一点多好啊。

每天都相泽消太不足(´・︶・`)说起来老师的文真的少得可怜啊(︶︿︶)想看各种老师了

关于怎么堆砌辞藻

染血圣剑:

*总有人问我怎么描写,所以写了一点小论文。不敢说自己文笔如何,更不敢当教程之名。区区拙见,博君一笑。


*目的第一,虚实第二,节奏第三,细节第四。多读多写,别混语c。




有人觉得很多形容词,看起来很华丽,文笔就是好的,其实并不是这样。但是相反,有人特别推崇海明威式的朴实无华,其实那也并不是轻易模仿得到的。一味地想要炫技,去把每个地方都描述得天花乱坠,反而容易暴露自己的水平,推敲起来全是错漏;一味地追求朴实,就非常容易变成流水账,每个地方都是非常白地在描述画面。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堆砌辞藻呢。


众所周知地,文笔是为目的而服务的。


用中学课文里王熙凤初次登场那一段来举例子,曹雪芹开始想要表现王熙凤衣着华丽的时候,毫不吝惜地将词语往她身上堆,金丝八宝攒珠髻,朝阳五凤挂珠钗,赤金盘螭璎珞圈,双衡比目玫瑰佩。当视觉冲击差不多够了的时候,他想要表达王熙凤性情开朗,处事圆滑,接下来一段的内容全部是对白,再也没将笔墨用在写她的衣服多么华贵,珠钗上是不是有几个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


那我们在进行细致描写的时候就要想,这一段描写的作用是什么。


首先,我们写小说的目的是什么?是将前所未有的场景、人物和情节再现出来。


在写的时候多思考这一段是为什么要写,在构思你心中的场景的时候,思考哪些地方是必须描述的。一个可以用的方法是,用口头语言给友人讲这个场景。


假如你认为这里必须要写,非写不可,那就是可以写的。这样就完成了第一步,确定在哪里放辞藻。

其次,我们都应该学会克制。言简意赅,描写重点。


我相信,基本的词汇量每个人都是有的。在想上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都能找到必须要描写的地方。应该去描写排山倒海的情绪,详尽的人物外貌,精准的景物。但实际上操作起来,很容易满眼都是形容词,读起来走神。


“这些罪人临死前的挣扎和惊惧对己而言一向美妙如玉液琼浆,总让空荡的胸膛浮现出一阵饮鸩止渴般的畅快,但这次不同。”


这样的长句读起来观感怎么样呢?还行?不用多,假如一万字全部是这样的长句,恐怕就很难读了吧。这样的长句就像是肥肉,五花肉白三红七,吃起来还可以,假如盘子里全是肥肉,即使再爱吃也很难下咽了。


所以,描写一步到位是非常重要的,应该将较多的形容词堆砌在描述的重点上。如果不是重点,则选择短句点明即可。大部分形容应该都是短句,而不应该是那种包含多个意群的长句,否则将会非常冗余。上面的例子,作者表达的重点显然在最后的分句“但这次不同”上,前面用了过多的词汇和复合句形容这种快意,就分散了读者的注意力,让这句“但这次不同”的力度减弱。


因此,在想到描写一个事物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有千言万语,但一定要克制住不把想到的全部东西都写下来。不要发展到连一个“笑出了声”都要摊开,变成“倏然有发笑的冲动浮现,便把它变成了现实”。


描写的关键在于有余不尽,假如表现出的是10,那么你的心中应该还有20。不要让人一眼就看出了你有多少底子。


不要用力过猛,应该学会适当地留白。给读者发挥想象力的空间,不是所有地方都需要把苹果掰开揉碎了喂。

第三,我们应当注意节奏。描写和剧情推进错落有致,不要头重脚轻。


这个问题在描述人物外貌和心境的时候出现得格外明显,很多人喜欢从发色瞳色到衣着配饰,非常详尽地描述自己辛辛苦苦创造出的人物。


但实际上,对于人物特质的描写,更应该分散在行文的各处细节而不是使用一整个大段落。例如写新登场的人物,


“安妮走进咖啡馆,收起了她的长柄伞。她身材高挑,相貌出众,眉宇间却总有一股阴郁。”
假如我不断地使用各种细节来强化阴郁的这个特点,那么读者就很容易得出安妮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


对于应该在何处详细描述人物外貌,我认为,应该是这个人物对情节有重要推动的时候。例如郭靖第一次见到女装黄蓉,金庸用了非常华美的辞藻来写她“明艳照人,不可逼视”,给郭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同时,这一幕也留在了读者的心中。人物的衣着和配饰细节,假如不能够成为他/她的主要特征,则没有必要细说。这些是本来应该交给插画师的任务。


对于节奏的把握,应当是体现在一个章节之中,保证合理的篇幅比例,保持剧情的连贯,不要让描写拖住了剧情。对人物心理的描述格外地好写,是个人就能扯出一大段;而大段的心理描述也是非常容易制造脱节感的,尤其是当我们描述的只是一些恐惧、愤怒、喜悦这样的简单情感的时候。这时我认为,如果心理活动不是那么地复杂,即只是单纯情感体现而不是复杂的思维活动的时候,可以转化为动作和对白。假如在激烈的打斗之中,突然像动画一样插入了大量的人物心理活动,除了脱节感之外,也容易引起如前文所说一样的,分散读者注意力。


如果一篇文对全部的内容都是事无巨细的描写,注意力就是分散的。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假如在剧情冲突处,突然被一笔带过,相信读者的观感也是非常猝不及防的。注重叙事节奏非常重要,连篇累牍的细致描写令人疲惫,大量的无修饰语对白也令人难以读懂。如果对理解产生了影响,再好的辞藻也无济于事。读了却不理解,和没读没什么区别。

第四,我们应该多加推敲。


这非常简单,“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字字都是精炼的。我们虽然不必像古体诗歌那样严格地符合格律框架,但不断地修改自己的描写也是有必要的。


每写一个词,都要明白这个词在说什么,我写在这里是想要表达什么。很多时候作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用这个词是想表达一些什么,一部分所谓的“古风描写”是这种问题的重灾区。试摘一段:


“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身着淡紫色对襟连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内罩玉色烟萝银丝轻纱衫,衬着月白微粉色睡莲短腰襦,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


这是我随便从百度上粘贴的,作者不详。我们仔细来看一下这些形容。“芊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用“轻拢慢拈”来形容头发?璎珞是什么样的饰物,怎么会“玲珑剔透”呢?一位古代闺秀身穿的为什么不是衫襦裙裳,而是违和感颇大的“连衣裙”?“烟萝”是什么?和红楼梦中糊窗户的软烟罗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窗纱和藤萝的杂交品种吗?月白是什么颜色?月白又微粉又是什么观感?


上文只是较为极端的例子。我认为,写完之后推敲一遍每个词是否恰当,是否有必要写,是非常重要的。反复思考,有助于我们使用最合适的表达,很多人都不具备那样一挥而就的灵气,好的表达还需要慢慢磨。


每写一句话,都要思考这句话是否通顺,读出来是否会绕口。语句本身的节奏感用读出来的办法非常容易鉴别,不要写出来每个词都是美的,堆在一起就又臭又长。除此之外,也应该善用标点符号来分割分句之间的节奏,不要像一些语c文一样一团东西全部堆在一起。


忘了凑字数的事情,不要管死线是不是快到了。这些都不是粗制滥造的理由,我们首先要对文字本身抱有尊重。作为作者,我们应该比任何人都仔细地读自己的文字。

最后,要有野心。期待自己能够变得更好,多读,多写,不要混语c。提高基础和审美眼界才是一切的源头。不要轻信网上的教程,合适,把故事讲清楚就是最好的。

相泽老师真的太好了天呐又温柔又可爱太好了他。开除都是因为他心底的温柔啊英雄是做好死的准备啊,那么强大又随性!!!还那么好看!!相泽老师太好了,爱你❤这个人真的是一辈子的好那种!!!(❁´ω`❁)

天天宝贝儿生日快乐爱你一万年啊⁄(⁄⁄•⁄ω⁄•⁄⁄)⁄
小太阳贼喜欢你啊

给我们剑圣

又要到你生日了,这是陪你的第二个生日。非常开心,非常自豪今天我还在喜欢着你,非常喜欢你了,连你的文字泡都觉得世界第一可爱(๑*︶*๑)

最喜欢你了,黄少天,生日快乐哦

我们天天宝贝

2017黄少天生日企划:

有奖品哦😍大家不来参加一发嘛!

少天b萌应援小站:

他是阳光,姓名间洒满金黄细碎的暖意。
他满身少年,却踏遍山河,不负韶华。
他凌利敏锐,剑定天下,操剑必制。

曾有对手说他太过彯撇外露,花貌蓬心,须臾间剑气划过,剑锋出鞘,一击必杀。

赛场上他是剑圣夜雨声烦,赛场下他是眼眸明媚的黄少天。

人尽皆知他的可爱,他的活泼多言。
这幅青葱的少年气下,隐藏的是他强大温柔的灵魂。

剑锋间也带着枪口狙击的魔力,他勾起唇角,对准心脏,直击胸口。

--------------------------------------------------

2017年8月10日,是我们剑圣大大黄少天的生日。作为少天应援群的官lo,小站将举办“给剑圣大大黄少天的告白情书”活动。将自己的心情与一直想对少天说的话写下来,并打上“给剑圣大大黄少天的告白情书”及“黄少天17岁生快”tag,即可参加哟(*ˊᗜˋ*)/

同时,关注“黄少天b萌应援小站”微博,带上自己的手写情书图片转发置顶微博,即可参与抽奖!每达到810封在这810封里面抽取一人送81.00现金,截止到8月10日晚12:00,将在所有的参与者内抽三名参与最多,表达爱意最浓的小天使分别抽取队服签名板+常服签名板各一、欧米大小立牌一份。如果超过8010封更追加抽取送少天的各种精美周边(`・ω・´)ゞ

相逢意气为君饮,夜雨声烦不觉寒。 今夏有你,仗剑随行。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

文稿来自遥遥 @三步知遥  为少天应援群写的宣传文案,已授权。图片为应援群某大佬倾情提供的模板,鼓掌!

贵乱太好吃了,贵乱下的all黄更好吃,几个人之间的你来我往,瓦哇哇哇,太好吃了,随便我黄怎么那么好可爱下隐藏着伺机而动的狼心,每一句话都辣么可爱,我爱每一个他⁄(⁄⁄•⁄ω⁄•⁄⁄)⁄